付出生命爱他也在所不惜,可他却逼着她代孕他和另个女人的孩子
发布时间:2024-05-28 阅读次数: 267次

如果这个月没成功,她就要跟那个男人复制上个月夜里做的事——

可是,现在测出来怀孕了,这太好了!

她只想顺利生下腹中这个孩子,完成任务,用余生的日子逐渐淡忘这段不堪的经历。

一切,都终将成为往事的不是吗。

对方的人在得知她成功怀孕后,立即为她安排了缜密的检查。

邓芳过来交涉的时候,阮白只提了两个要求。

一,她要继续上学,打算读书读到肚子显怀,那时再办理休学,待产。

二,这期间她要住在出租屋里,这里住的比较自由。

别墅的那种空旷,她很不适应。

“你的要求,我要先征得老板的同意,毕竟,你肚子里怀的,是他的骨肉血脉!”邓芳当即就转身打电话,站在医院高高楼层的落地窗边,她把阮白的两个要求跟电话那边的老板提了。

一分钟后,邓芳挂断。

“老板同意了你的要求。”

阮白点头,怅然若失的说了声谢谢。

……

下午,回到出租屋里,她给医院打了个电话,“你好,是赵医生吗?请问我爸的身体现在怎么样?”

“不用担心。”医生在那边告诉她道:“资金已经到位,肝源很快也会到位,手术在安排,近期就做手术!”

“谢谢。”阮白不知道还能说什么。钱,肝源,这些都是她用身体换来的。

可喜吗?

可悲吗?

都不!

挂断电话,她低头趴在书桌上一个人发呆,许久,眼泪到底还是染湿了眼睫毛。

半晌,她用手掌心擦了擦胡乱流出来的泪水。

又强迫自己笑,老爸有救了,明明是件很值得高兴的事。

……

5个月后。

到了这个月份,她的肚子已经显怀。

办理休学的手续问题,邓芳全权处理。

邓芳从学校出来的时候校长亲自相送,态度恭敬,与之握手道别。

阮白等在远处,微有诧异,校长那等身份的人会对邓芳毕恭毕敬,可想而知,邓芳背后的老板,也就是孩子的爸爸,该是何等尊贵人物?

但是这一切,她都故意的去撇开不想。

邓芳过来,对站在车边的她说:“放心,我是以你身体不好为由给你办理的休学,没人知道你怀孕的事,我们都会保密。”

阮白放心了。

下午。

阮白去医院看老爸。

在她18岁这样的年纪,怀孕生小孩,还是给一个不知身份的陌生男人,这件事在阮父阮利康这里,是绝对不被允许的!

还好,现在是秋天,可以多穿衣服遮掩肚子!

她上身穿了件薄毛衣,肚子显了,所以外面披上宽松的斗篷,外表算是遮住了!

A市医疗技术最好的私立医院。

阮白来到老爸住院的楼层。

熟门熟路的找到病房,可是,她还没进去,就听到病房里传出后妈李慧珍的声音。

“利康,我是这么想的,我们一共就两个女儿,虽然我们家美美不是你亲生的,但好歹她从小到大,都管你叫爸……”

李慧珍的话没说完,病床上休养身体已经多月的阮利康就打断,“有什么话,你直说,我是最疼你的丈夫。”

“我就知道你疼我,也疼我们家美美……”李慧珍抓着阮利康瘦的几乎皮包骨的手,柔声说道,“你不是说,等小白高中毕业,就送小白出国读书吗?我们美美只比小白大两岁,现在整天混在酒吧里不好好上学,我实在是不放心,我就这么一个亲生骨肉!利康,我想让我们家美美跟小白一起出国读书!”

阮白站在病房门外,微皱起眉。

阮美美今年二十岁,初二开始不知跟谁学会的逃学。

抽烟,喝酒,夜不归宿,这些都是阮美美头上的“特别”标签。

对于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姐,阮白没有一丝好感!

阮利康不是一个富豪,毕生积蓄总共六十万整,为了这个后组成的家庭,他每天奔波,劳累工作,直到病倒,肝出问题。

甚至被医生宣布就快死了,他都坚决不拿出那六十万存款治病。

两个月前,阮利康明确表达自己放弃治疗。

病人一心求死,任何人都没有办法,包括医生,以及亲生女儿。

阮利康更是声泪俱下的强迫女儿听完他的遗言,说:“小白,爸这一辈子没什么本事,就给你存了这六十万,爸死以后,别太伤心,料理完后事你就拿钱去国外读书!未来的路,好好走!别像你妈一样贪婪,也别像爸这样混吃等死没出息!你若能听话,爸就是立刻死,也能瞑目了!”

现在想起这些,阮白都还是眼眶泛红。

深知老爸就算死,也要保住给她读书的六十万,她才不得不偷偷的出卖身体,换来一笔钱,还有与老爸匹配的肝源。

站在病房外,她看到老爸后妈恩恩爱爱的模样,并不开心,反而是前所未有的堵心。

最终,阮白没有进去。

下楼后,阮白恰巧碰到了阮美美。

“这不是我们家的乖乖女小白嘛?”阮美美用夹着女士香烟的那只手推了阮白一把,下手很轻,然后朝阮白吐了一口烟雾,上下打量了一番阮白的身体,啧了一声:“十八岁,发育的还不错,你爸都快病死了,没钱治,你要不要考虑出去卖几次给你爸续命?”

阮白定定的看着面前这位恶心人的姐姐,面无表情,像是被逼到了不发泄就会憋死的地步,一字一句的砸回去:“你的建议非常棒,就像放屁一样。”

阮美美眸子一瞪,瞬间被阮白这个态度给激怒了!

“死丫头,敢回嘴了?!”

阮白黯然的走出去。

阮美美气得手抖,转过身来挺着脖子又骂,“装什么纯洁!我倒要看看你究竟什么时候现原形!你爸都说,你妈就是个万人骑的浪货!所以我建议你快去找个靠谱的医院验验,我真担心你是一百个男人的基因杂交出来的小贱种!”

……

阮白怀孕7个月的时候。

她清晰的感觉到肚子里的生命变得鲜活了,会踢她,这种感觉前所未有,幸福。

后来,她会想象宝宝出生后的样子。

男宝宝,还是女宝宝?

肚子这么大,是否营养过剩了?

自从上次去医院听到老爸答应让阮美美也一起出国留学,阮白就很少再去医院了。

不是不爱老爸了,而是肚子变得更大,怕去得多被老爸看出肚子的问题。即使有宽大的羽绒服打掩护。

而且,李慧珍时刻都守在病床边,不知道是真的在守护丈夫的健康,还是,在替阮美美守那六十万存款。

但愿是前者,阮白头疼的想。

……

又过了些日子,阮白得知老爸忙起了工作,加班,出差,从不停歇。

阮白生气,无奈,一次次在电话里跟老爸沟通,却都无果。

新年过后。

到了预产期。

私人医院的顶级产房里,几位女医生全天照顾,检查,无微不至,不敢有丝毫的疏忽。

阮白从不去在意这个孩子的爸爸究竟是什么身份,但这些人偶尔会在她的面前不避讳的谈话,虽然没说姓名,但阮白能确定,宝宝爸爸的身份,恐怕不是一个普通商人那么简单。

阮白一点也不了解自己的身体情况,随后听到医生讨论的结果。

要剖腹产。

接着,她被推进手术室。

过程里她没有感觉到疼痛,也许麻药过去会很疼。

孩子在她体内差不多9个月,现在突然被取出去!

要分开了!

骨肉分离,这种感觉,很疼。

尖锐的疼。

眼泪不知不觉流淌过鼻梁,到脸颊上。

这一切的一切,从最开始就是公式化的公平交易,不是吗?可为何,心脏还是这么疼痛!

邓芳全程注意着阮白的情绪,看着她哭,看着她无助。

最后,阮白被推出去的时候,邓芳按照命令执行,对她说:“你才19岁,这件事,终究只能是你心中一个不能说的秘密,孩子,希望你尽快走出来,祝你余生幸福。”

这是安慰的话,但却残忍。

付出生命爱他也在所不惜,可他却逼着她代孕他和另个女人的孩子

“能告诉我,是男宝宝……还是女宝宝吗……”阮白虚弱的问道。

“是女宝宝,很健康。”邓芳按照慕老爷子的指示,为避免将来有麻烦找上门来,只能撒谎欺骗阮白。

其实,她生下的是双胞胎,一个健康的男宝宝,还有一个健康的女宝宝。

未完待续书名《温茜烟今夜昏忆》

其他推荐

“好个忘恩负义的毒妇,当真是丧心病狂!!!”

杨帆一脸冷漠的从一颗数人合抱的古树后走了出来,本来有些犹豫是否要对他们痛下杀手的他,此刻却是不再纠结,像这样丧心病狂之人,根本就不应该存活于世!!!

“好个不知死活的小鬼!!!”章小惠俏脸一寒,眼中杀意无限,蓦然间,她的娇躯一震,,有些呆愣的盯着杨帆的左胸,“你你是七星宗弟子?”

七星宗特发的袍服虽然颜色各异,甚至款式也不尽相同,但是无一例外,都有一个共同点,那就是在袍服的左肩之下,都有七颗名贵蚕丝编制而成的小星星,呈北斗七星状排列,当然弟子身份不同,星辰颜色也不尽相同,像杨帆这样的外门弟子为银白色。

这算是一种惯例,其他宗门大派弟子也有各自的标记,让世人能够明确的区分他们的身份,一来嘛,免得同门相见不相识,甚至是闹出同门相残的闹剧,二来嘛,名门大派,最为讲究的就是排场了,弟子行走江湖,岂能与那些江湖散修一般,默默无名!!!

“你倒是有些眼力!!!”杨帆傲然一笑,对于这些个江湖散修,他们这些个宗门弟子有种天然的优越感。

闻言,章小惠美眸中划过一抹深深的忌惮,宗门子弟可不好惹,不说他们底蕴雄厚,远非他们这些江湖散修可比,几乎人人都有越级挑战之力,最为关键的是,打了小的,引出老的,以她八重中期修为,在这衡阳城方圆数百里之地,也算得上一方强者,可是对于七星宗这个庞然大物而言,却是连蝼蚁都算不上,随便派出一个内门弟子,就能分分钟教她怎么做人!!!

但是很快,眼眸中的忌惮就被无限杀机所取代,血灵草事关重大,一旦走漏风声,大唐国十万里疆土,怕再也没有他章小惠容身之所!!!

死!这小子今日无论如何都得死!!!

“像你这样的宗门子弟,我招惹不起,也不想招惹,要怪就怪你看了不该看之事,听了不该听的话,今日,却是留你不得!!!”章小惠声音冰寒无比,如若来自幽冥血海的修罗!!!

“哦,你就这么有把握能够留下我?”杨帆有些好笑的看了那章小惠一眼,这章小惠修为不错,比她还要强上一小境界,但是血脉太次,不过区区九品上等血脉,而且江湖散修,普遍底蕴浅薄,他们开阳一脉,随便来个百强弟子,怕是都有与其一战之力!!!

“若是一金星内门,老娘还忌惮三分,像你这样的银星外门,又有何本事,老娘杀你如屠狗!!!”章小惠狞笑着向杨帆走来,眼中不屑之意一目了然,她忌惮杨帆,只是忌惮他七星宗弟子的身份,可不是忌惮他的实力,七星宗外门,普遍都在中阶开脉境,眼前这小子还如此的年轻,能够有六重天修为就是极限了,以她的修为,收拾一六重天小武者,还不是手到擒来之事,“小子,记住了,杀你的人是“鸳鸯刀章小惠”,免得下了阴曹地府做一只糊涂鬼!!!”

“杀我如屠狗?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杀我!!!”杨帆冷笑一声,不退反进。

“小子!你找死!旋风十八斩!!!”

“咻!”,“咻!”,“咻!”

瞬息之间,章小惠斩出一十八刀,十八道无形刀劲,,呼啸而至,向着杨帆碾杀而去!!!

空气滚滚爆炸,地面不断塌陷!!!

“这就是你的力量,弱!真的是太弱了!!!”杨帆嗤笑一声,一脸的失望,同样是八重天武者,,甚至这章小惠境界还在唐飞宇之上,但她每道刀劲,力量不过区区百鼎,而唐飞宇的刀气,每道都超越五百鼎之力,至于数量,更是十数倍于章小惠,不得不说,这些江湖散修相比起宗门弟子来,真的是有够弱小的。

“给我破!!!”

一声怒啸,恐怖的声浪滚滚如潮,顷刻间,就将那一十八道无形刀劲给震得支离破碎!!!

“什什么?这这怎么可能!怎么可能!他不过一区区外门弟子,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力量”章小惠瞪大了双眼,心中惊骇欲绝,旋风十八斩可是她的成名绝技,十八道刀劲联合绞杀,就是一般的八重天后期武者,稍有不慎,都将落得个身死魂消的下场,宗门弟子虽然强大,底蕴远超他们这些江湖散修,但也不该如此夸张,只是一声爆喝,就破了她的最强杀招!!!

“要是没有其他手段,我可就要送你上路了?”杨帆挺身一步,脸上带着猫戏老鼠的韵味!!!

“你你不要过来.”章小惠下意识的退了一步,声音微微有些发颤,哪里还有之前的不可一世。

“看来是没有其他手段了,那就乖乖下地狱去吧!!!”

“不不要杀我,不要杀我.”这一刻,章小惠彻底的慌了,杨帆那一吼实在是太过震撼人心,震得章小惠兴不起一丝抵抗之心,连自己最强杀招旋风十八斩都顶不住对方一吼,他若是真的动起手来,自己万万不可能是他的对手!!!

杨帆不为所动,继续上前,每走一步,就好似都踏在章小惠的心里,巨大的压力,让她喘不过气来!!!

“大大人,我愿交出血灵草,我愿交出血灵草.”当杨帆逼近章小惠三米之外时,章小惠再也承受不住巨大的压力,从怀中拿出了那珍藏着血灵草的白玉匣子。

看着章小惠递来的白玉匣子,杨帆不得不再次感慨相比起他们这些宗门子弟来,这些江湖散修当真是LOW的可以,在他们七星宗,七大峰脉基本上两百强弟子都有一个小乾坤袋,这章小惠怎么说也是一八重天高手,却连个最低级的小乾坤都没有,都不知道她这么多年是怎么混的!!!

很快,眼中的一丝感叹化为炽热的火光,血灵草,这可是连高阶武师都要动心的二星上品灵草,马上就要成为他的囊中之物了!!!

就在这时.

异变陡升,章小惠突然爆起,一柄鸳鸯刀直取杨帆的心口!!!

说时迟那时快!!!

就在那刀尖距离杨帆的心口三寸之时,一只白皙的大手一把扣住了章小惠的手腕,用力一捏,“咔嚓!!!”骨骼断裂声与凄厉的哀嚎声同时响起,剧烈的疼痛使得章小惠再也握不住手中的鸳鸯刀。

“偷袭?真是好手段!!!”扣着章小惠的手腕,杨帆面色冷漠,这可是连养育她成人的恩人都能狠心偷袭的毒妇,,杨帆对她岂能没有防备!!!

“大人,我错了,我知道错了,求求你,再给我个机会只要你不杀我,贱妾可以为您做任何事.”章小惠苦苦哀求,脸若梨花,那楚楚可怜的样子,当真是我见犹怜。

突然间,章小惠的上衣震落,一对白皙硕大的小白兔一下子跳将出来,说不出的诱惑!!!

然而等待她的却是杨帆无情的一掌,直接震碎了她的天灵盖,致死都不明白,杨帆为何能够如此狠心,对她这么个娇滴滴的大美人痛下杀手,像杨帆这样的毛头小子,不正是血气方刚,最经受不住诱惑之时吗?

.

杨帆轻蔑的扫了章小惠一眼,想要色诱我?未免也太小看我了吧!他要是真的想要女人,以他今时今日在七星宗的地位,只要开口,不知有多少女弟子愿意与他共度良宵,何必找她这么个残花败柳,章小惠此举,只会让他感到恶心!!!

一弯腰,从章小惠手中拿过装着血灵草的白玉匣子,打开一看,立马一股浓郁的药香扑鼻而来,“通体血红,叶成心形,茎内恍若有鲜血涌动,不错,确实是血灵草,好!好!好!”将白玉匣子往小乾坤袋内一收,杨帆身影一动,就向前方遁去,章小惠与方白云的话,他可听得清楚,那什么马家之人不知什么时候就会赶到,还是早点离开这是非之地的好!!!

尚不等杨帆走出多远,一声蕴含怒意的厉啸骤然从他的身后响起,“小贼修走,留下血灵草!!!”

“好快的速度!!!”杨帆面色一紧,身影微微一滞,停在了原地,不打发了身后之人,他根本就无法安心前去吞噬了唐飞宇的血脉精华!!!

没过多久,空气中渐渐弥漫开来一股淡淡的木气清香,香味袅袅,余韵悠长,似澶木,又像松香,隐约间,还夹着丝丝桂香。

下一刻.

一尊身着青衫的老者落在了杨帆数丈之外,鹤发童颜,年纪应当不下八十高龄,看起来却还不到六十的样子,身材消瘦,但是周身气血却强盛如潮汐,劲气几乎如有实质,如万马奔腾,,声势骇然!!!!

“九重大圆满,这回看来有些麻烦了!!!”杨帆面色微微一凝,他的心神境界,比之一些个锻骨武师来也不弱分毫,只是一眼,就看透了眼前老者具体修为!!!

“小贼,交出血灵草,老夫给你一具全尸!!!”枯瘦老者居高临下的俯瞰着杨帆,丝毫没有将杨帆放在眼里。

“老家伙,你可找错人了,什么血灵草,我可没有!!!”杨帆面色冷漠道,江湖散修虽然不如他们这些个宗门子弟,但是这枯瘦老者修为摆在那里,实际战力怕是不弱,,能够不打,自是不打的好!!!

“小贼,休要狡辩,老夫可是亲眼看你收了我马家的血灵草,现在速速交出血灵草,然后自断心脉.”蓦然间,他的面色微微一变,惊道,“你是七星宗弟子?”枯瘦老者终于看到了杨帆左胸上那银色北斗七星标志了。

“不错!!!”杨帆坦然承认道。

“看这小贼的年龄,怕不会过二八之龄,这事倒是有些棘手了.”闻言,枯瘦老者深邃的眼眸中划过一抹深深的忌惮,他可不像章小惠,对于七星宗只是一知半解,知道普通的七星宗外门弟子,就算能够下山,往往也就是在七星山脉附近数百里之地晃荡,能够远离七星山脉千里之外的,基本上都是外门弟子中的佼佼者,何况眼前之人还是如此的年轻,怕是某一峰脉种子弟子,若真的杀他于此,一旦暴露,他们马家可就危险了,可血灵草事关重大,要是走了风声,后果同样不堪设想.

“少侠,我马家与你们七星宗也有不小的渊源,只要你交出血灵草,然后立下武道心誓,不向任何人透露血灵草之事,老夫就此放你离去如何?”杀戮一尊峰脉种子,风险实在是太过巨大,枯瘦老者沉吟片刻,还是压下了心头的杀意!!!

“老先生,我真没有你所说的血灵草,你定是误会了!!!”杨帆一摊手,耍赖道,九重天大圆满武者,而且还是一年近百岁的老鬼,经验丰富,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,而且他刚与唐飞宇一战不久,内息尚未完全恢复,能不打自是不打的好!!!

“少年郎,你深受宗门器重,可谓是前途无量,可千万不要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啊!!!”枯瘦老者面色一沉,杀机隐现。

“这点就无需老先生费心了,小子我从不开玩笑!!!”


参考资料
返回上一页

Copyright 2019-2030 来宝ivf助孕来宝ivf助孕机构 网站地图 sitemap.xml tag列表